这带血的筹码,去抄底?

首先,我不炒A股,也很少关注,今天(2024-02-02)看新闻,上证指数跌破2700,14:24分到最低2666.33点,然后就看到推上各种谣言段子横飞,什么“上海证券交易所禁止员工带外卖,因为怕被下毒”以及“有人寄了屎去证监会”等等,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为什么要扯这个事儿,因为中午吃饭间歇,刚看到新闻推送:“整个国家都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氛围”

这句话谁说的呢?德国共产党书记说的(可不是我们自夸),网上查了下这个组织在德国的规模、现状,哎...。另外也不知道德友这次说话是不是“好评返现”,但上午报完乐观向上,下午A股就绿油油一片。这...,A股里面有反贼呀。

说这句“整个国家都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氛围”的德国人是谁? 

所谓的德国共XX叫(Deutsche Kommunistische Partei,简称DKP)在2021年联邦大选获得共15158张宝贵的选票,党员共2850人,平均年龄60岁以上。《我们的时代》(Unsere Zeit)杂志属于德国共XX旗下刊物,但其网站(unsere-zeit.de)在国内无法访问。

说回A股,上一次我看到这么重磅的新闻还是15年,那时候还在读书,跟同学打电话,不停的讲目前A股盈利丰厚,还在考虑再次加仓,并且也建议我弄点钱进去小赚一笔。博客圈子里“老梁博客”的老梁也在博客里讲准备放弃炒币,转而买股票,并且看分析也是收益丰厚。但当时毕竟是学生,兜里没钱也就作罢,多年之后回看15年上半年确实大牛市,只是没过几天就是瀑布式暴跌。我后面也没再细问朋友的收益,但人在轻松获利的时候,贪念是极大的,落袋为安甚至是抽出本金,都是反人性的。

我自己没做到,也很少见到其他人能做到,纸面财富,不算英雄。

再后来就是22年10月底左右,那时候疫情封控在家,居家办公也多了很多看新闻的时间,就见证了中概股的大暴跌,贝壳,拼多多,美团,腾讯等都是惨不忍睹。微信群里跟今天一样,段子横飞,比惨的消息更是一条接一条。

印象中那时候A股也是非常差,但相比之下,变态清零政策叠加各种对互联网行业的打压的中概股,用实力抢了下跌的风头。好在12月份及时刹车,估计是大伙儿又重新对“祖国”充满了希望,A股,中概股短暂雄起了一阵子。谁能想到,一年之后部分中概股真的雄起了,但是整个A股却实打实的塌了。

23年,关于房价,经济,社保,股市,民营企业等等政策频出,甚至国安部发文来打击媒体唱衰经济,可传递到底层,没见暖意,身边裁员降薪的人却越来越多。哎,谁知道搞炼钢这么复杂。

我不懂经济,也看不清所谓的大局势,只是感觉环境变了,大家依然讨论房价,但不是怎么买而是怎么卖;大家也还交流职业发展,之前都是想跳槽涨薪,现在都是想怎么躺平还能保住饭碗。再看公开平台上,讨论养老金社保问题的话题被封禁;记录底层苦难的纪录片被删除;微博抖音上官号下的评论满屏都是“好好好”“是是是”的阴阳怪气。

好话都让他说了,民众啥话都说不了,看到今天这么滑稽的对比,也不新鲜。

这个感觉就像是一群人挤在一个低矮的蒸屉里,抬不起头也蹲不下去。大师傅不仅没给蒸屉裂个缝,却还想着添火加柴,再码一层蒸屉。

过去的3年,这种感觉尤其明显,如果这些资金也是被蒸怕了,泄个气趁机跑了,虽然无奈,也能理解。但为什么年底集中跑,倒没想明白~

年前几天或者未来半年,股价是否还会继续下跌不知道,但底层群众真的难,老爷们发发慈悲吧~

PS:22年中概股暴跌(记得22年初还是21年也有一次)自己就是整天在群里看别人讲段子,抖机灵,却不知道有的群友已经暗暗抄底了拼多多,网易,事后证明,自己才是个真傻瓜。

这些带血的筹码,捡不捡?共产主义的接盘人,接不接?

不敢~

7 条评论

从未想过要做一个好人,但却心存侥幸,至今做不好一个坏人!

7 条评论

领券网

写的很详细具体,学习到了,多谢博主的分享!⌇●﹏●⌇😳🌝😳

回复

kevin

今天上午(2024-02-05)的阵势很吓人,感觉A股2024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期待了。

回复

WebersonGao

@kevin 咋办?抄底不?哈哈哈哈~捡钱的机会来了

回复

kevin

@WebersonGao 不敢的,哈哈。感觉现在有相当多的账户已经是处于被套的无所谓的状态了,一月底的时候真碰到有加仓的账户,真的是。每往下走一步、反而是在坚定他们扛住的决心。
但感觉又没有任何向上的趋势,就很血腥。

回复

WebersonGao

@kevin 嗯嗯,等一等,买在上升期吧,国内政策忒多,稳定了再说吧~

回复

Jeffer.Z

哈哈哈,你这个博客备案你这么写,小心被查水表。我老美服务器都不敢写这么直白。现在整体就是经济危机中,但是宣传的好像蒸蒸日上,也是绝了,连续跌了一个月了大A。

回复

WebersonGao

@Jeffer.Z 你这么一说,我先隐藏一段时间,过了风头再说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