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那年那些事!!

卫言微语

今天的雨下的过大啦!出人命啦!二十多岁的男丁呀!过俩月就要结婚啦!好奇心的驱使下去看了看!太受不了啦!
  我带个眼镜!穿着高中校服!里面一白衬衣!相比较而言干净些!在那看事!太不自在啦!看那些人!太有意思啦!村西出事!村东的老人拄着拐杖都来啦!真不容易!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停满啦旁边的小树林!年轻的妇女怀里抱一个!手里拉一个!孩子小!对这事丝毫不在意,哭!叫!闹!母亲没办法!一巴掌打屁股上!好家伙!小孩子叫的更欢快啦!人一时救不上来!这就是看客们的临时调味剂!而那些五十多岁的人脚下踩在一块巴掌大的软泥土堆上!隧时都可能滑到旁边的泥沟中,可人家经历的事情多啦!有经验,用手拉着头顶上的胳膊粗的小树干。以支撑身体,减轻土堆的压力。使劲的向前探着头,唯恐错过什么“精彩环节”!抬头看看前面的“故事”进展,低头看看脚下的土堆,除了忙着的男人们!个个都是看看脚下!抬起头评论一番,一副或伤感,或同情,或无所谓的表情!抬头低头,步调一致!场面甚是壮观!顿悟鲁迅对中国看客的总结太好啦:“颈项都伸的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我们村的人真是多!借宋丹丹的一句话:“咋能说壮观呢!那是相当的壮观!那家伙!那是人山人海,锣鼓…”这场面先前只在晚上看大戏听书的时候才能见到!当然啦!跟那比,似乎还少俩卖儿童玩具的!
  没心思看下去啦!径直回家!老远处停一辆消防车!旁边站俩人,雨水在他们旁边形成一小水塘,一个穿着消防衣的弯下腰拣块石子!手臂起落处打出一串美丽的水漂!溅起的水花真叫漂亮!另一个在抱怨说:一天啦!连饭还没吃呢!那有力气帮忙呀!那人点头称是!再看车里,哇塞!还躺着一个!鼾声抑扬顿挫!不错不错!好听!
  走过去啦!一想!现场好像也站着三个碍眼的这种打扮的人!除了一个身上满是泥之外!其他都是跟远处消防车旁的三人一样全身干干净净!市民呀!不过人家也没闲着!手里的照相机一直卡卡的拍着!或许这样感伤的场景能拿个国际摄影奖吧!只是我不明白!难道消防员的任务是到悲惨的人命现场拍照吗?还好有村里的男人们在玩命的抢救着!哦!人家这叫做阵指挥!可这也太雷人啦!
  刚才在家门前走过的妇女们在满意的说着:“多可怜呀!人家哥哥和娘的心里该多难受呀!我刚才看的我直掉眼泪!咱这种人心里经不了事!多可怜的孩子呀!”现在才知道,在人从淤泥里扯出的时候!男人们一阵议论!女人们一阵唏嘘之声!随后都心满意足的散去啦!而回去路上来晚的人看着散去的人群!便拉住一位认识的人驻足停下!开始啦“伤感故事”的第一波谣传!相信会有第二波,第三波.........
  此情此景跟鲁迅在《祝福》中对那些老女人特意寻祥林嫂要求听阿毛故事的描写有总感觉有雷同之处!记的鲁迅是这样说的:…男人敛起笑容,没趣的走了开去;女人们却不独宽恕她似的,脸上立刻改换了鄙薄的神气。…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只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起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啦,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唯一不同时是讲述“故事”的人不是当事人!改为了很有同情心的旁观者罢啦!
  唉!不说啦!我的手机也快受不了啦!农村吗!就这样!不稀奇的!习惯啦就好啦!中国人几千年的优良传统吗!没啥的!就这点事!看看就过啦!

014

 后注:刚才我一朋友说我写这些是幸灾乐祸!我有吗!我正是因为讨厌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和那些许袖手旁观的责任者才写的!如果你真的认为我是幸灾乐祸!真诚的请您再读一遍!我感觉我的用词没啥不对的!(闲来无事发发议论!求同存异呀!

这世界一点儿也不友好,我却总是心存侥幸,至今做不好一个坏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