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都在瞎忙什么

记录生活

最近我都在瞎忙些什么?每天也很累,虽然没有赖床的习惯,但是明明已经毕业啦,还是来在学校里没走,既没有去找工作,也没有去认真的学习什么。生活费还是在一点一点的消耗。别人有时候问我在干些什么,好像我也能说出一堆来,但是每天睡觉前想想自己的一天,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收获,手机一锁屏,就结束了这么浑浑噩噩的一天。

应该说从四月份的答辩结束,我就一直是陪着小孩儿上课下课,没事就在校园溜达,或者偶尔的出外走走,基本就是这样。很简单,也很无聊。之后就想着去北京找份工作做上一个暑假,不为别的,就为节省一下读研的费用。后来想想以后读研会离开南昌,女朋友更是没时间陪她,所以想想还是在南昌找份工作吧,虽然工资不高,但至少可以多多的陪着她 ,异地恋的痛苦,我也是听说过的。我不想在那个时候,再留一个本可以多呆在她身边,但却没有珍惜的遗憾。所以,在五一前后,家里呆了一周之后,又返回南昌。继续寻找工作。工作的内容的要求可以低一点,首要的就是钱多,缺钱,真缺钱!总结下来,四月份答辩结束之后,就是一直在玩。

五月份熬到今天,我做了哪些事情呢?做了一小份兼职:40元(呜呜)。不要说我是在践踏劳动力,缺钱的时候,一块钱都恨不得掰开了用。那种感觉,没经历过的人不懂,自己老大不小啦,能撑下去,就绝不能跟家里要钱。另外就是大概在10号左右吧,到时打来电话,说是要在暑假派我去北京培训,电话里没仔细问,只是说一个海归朋友开了一家公司,派我和一个师哥去培训,我到现在都长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新创公司要我们干嘛?技术没技术,能力没能力,还培训我们?九月份开学之后又不会留在公司,培训我们干嘛。但既然说是跟北邮的学生一起培训,我的兴致就来啦,即可以学到东西,还是跟我多年理想院校的学生一起学习,我是不是在心里可以意淫一下,我算是千分之一的北邮学子呢?要知道在08年,看过了一篇"打工皇帝"唐骏的一片不知道是不是他写的"绕过壁垒,成为领跑"的文章之后,北邮就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院校。再加上我喜欢计算机的信息专业,北邮更是不二之选。但之后,无论是高考还是考研,都没有得到进入北邮的机会,这一直是我学习道路上的一大遗憾,如今导师给了我这么宝贵的机会,我又岂能放弃!那么这么久的时间花在哪里了呢?还是玩,陪着女朋友上课下课,玩。

这个"玩",就让我内疚多啦,之前算是没事儿做,玩就玩啦,现在是有事儿做,导师让我在去北京之前自学一下Python和Linux,本科期间没学过,有事跨专业读研,计算机方面的知识除了之前自学的一些之外,基本是一窍不通。哦,不,懂一点,皮毛,皮毛!电脑在22号收到之后,就开始找教程,翻图书,四五天下来,好像真的是没学到什么,到时期间的所谓的放松一下,放松了好多部高清电影,即使此刻,还有一部43G的蓝光高清正在下载呢!好像是,看电影比学习更重要!

哎!手脚无力,还每天唉声叹气:"我咋还这么不努力!"

 

以下附注"绕过壁垒,成为领跑 "

——唐骏在人民大学的演讲

现在坐在这里的每个人可能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如何在这种竞争的社会中,脱颖而出,真正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我没有办法给你答案,但我可以给你一些启示,这是今天我想要跟大家分享的。

向教育部司长要出国机会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我本科在邮电学院(现更名为北京邮电大学)学习物理专业,毕业之后,我选择了出国留学。

然而当时的邮电学院不能让我出国,于是我把其他有出国名额的学校名字列在一张名单上,并一一打电话询问,在众多的尝试之后,北广首先告诉我还剩下一个名额,我意识到这是我的机会,于是毫不犹豫地骑车两小时狂奔而去。

在北京广播学院读研,要面临一个风险:当时的广院没有权力给研究生授予硕士学位!我告诉主任,有没有学位我不在乎,能不能出国才是最重要的。

但我还是不能出国,因为决定我最终是否能出国的不是广院,而是教育部。教育部的接待人员告诉我,出国招生的流程已经结束,一切都已经晚了。

大多数人走到这一步的时候,都可能认为这是命运的不公,但是不论公平与否,我没有抱怨过,我在寻找一切的可能性,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我没有任何权力背景,只有唯一的背景——吃苦耐劳。当时我跟教育部司长说话他根本不理我,只是让我回去,但我没有回去,我站在教育部门口,等到晚上司长下班,我走过去跟他说:"司长你好,还记得吗,我是唐骏。"

我知道他肯定早就把我忘了;第二天早上我比他先到,他来的时候我跟他打声招呼,继续说,"司长,您好";到了中午他出来吃饭,我还是站在那里,跟他打招呼;就这样连续三天,其他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问他一声好。

就这样连续三天,一天要见到四次,到了第四天,他终于忍不住了,问我到底有什么事,我这才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他,他听完说:"你真的不容易,不过,是谁教你 这一招的?"''是你教我的,如果我不这么做,你根本不会理我。"之后,我的出国也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司长说,你可以出国了。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个人无论成长到什么样的高度,他们所为之感动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你只需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表现给他看。

谁制定规范,谁占领市扬

当时之所以选择去美国留学,是因为美国当时的环境是自由经济的典范,有很多机会超出我的想象。

90年代中期,卡拉OK风靡全球,我发明了一个卡拉OK计分器,当我的朋友们听说这个核心技术是我的发明的,都恍然大悟——怪不得那玩意那么不准!它当然不准了,它几乎是按照我和夫人的音模构造的"唐式标准"。

在这个市场里,不就是谁制定了规范,谁占领市场吗?我们常常说"三流企业卖人,二流公司卖产品,一流公司卖技术,最顶端的公司卖标准",就像微软设定了 PC机的操作系统,所有其他设备必须与之兼容所以最赚钱的往往是那些设定标准的公司。设定标准难吗,WINDOWS就是一个标准,但其源代码的写作根本不 难,只是盖茨首先抓住了这个市场机遇,设定了这样的标;隹,而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才明白。

我将产品以8万美元卖给了韩国三星公司,几年以后我听说,日本先锋公司也拥有了三星公司一定股份,三星公司仅仅把计分器的使用权卖给先锋公司,价值500万美元!

这让我明白了自己和盖茨的差距,当年盖茨开发出MS—DOS系统时,他向IBM公司出售的仅仅是使用权。他没有让IBM用几百万买断他的产品,而是从每个 版本收取5—8美元的使用费。如果盖茨愿意出让他的技术,IBM公司也会很愿意支付几百万美元,但那样盖茨就只是几百万的盖茨,而不是我们看到的,拥有当 今这个身价的盖茨了。

面临壁垒,退缩、对撞,还是……

壁垒故事之一:

当唐骏将面临破产并被几千人同时起诉……

十年之前,我与当时国内演艺界的一些明星私交甚笃,他们从未到过美国,而我正好有这方面的资源,为此我策划了一场演出,并在美国十个大城市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但就在这些明星要来美国之前的第九天律师事务所告诉我,美国大使馆给他们拒签了!

不能如期演出赔钱倒没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将被几千人同时起诉——这在美国是重大的欺诈罪。

我很害怕,但是我不甘心。

美国是一个政治家的社会,但同时,这个民主的社会也重视每一个纳税人的意见。因此我给当时加州的五十四个众议员,两个参议员,每人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 正在筹办的中国艺术家演出遇到了怎样的障碍,最重要的是,我郑重地写道:"我可以承受我经济上的所有损失,但我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些每天向我询问的儿童,你 们都曾在竞选时承诺,要为了美国的下一代,现在请你告诉我,该如何向他们解释",而且如果在三天之内我看不到你们的回复,我将原文转发给纽约时报,华盛顿 邮报等媒体"。

几天之内,邮件、电话、传真纷至沓来,最重要的是他们通过各自的力量把我的要求传达出去,那几天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突然在几天之内接到了无数来自移民局、办公厅等部门要求调查这个案件的电话。在如此高压之下,我终于在五天之内拿到了签证。

壁垒故事之二:高薪在前,秘书何在?

我用三道EQ题来面试我的秘书,并规定答对一道题月薪1万,两道题2万,完全答对就是年薪36万。

题目很简单,比如:营业员小王错将一台价值两万元的电脑以一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李先生,你是小王的经理,现在需要你写一封信,把这一万元的差价要回来——这 种题简单吗?很简单,会写吗?谁都会写,但写了之后能把钱要回来吗?大多数人肯定要不回来了,但其实是可以要回来的,所以回去想想,应该怎么写。

我的秘书之所以成为我的秘书,并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他在面试的时候实际上一个问题都没答出来。但关键是,我并不需要一个聪明过人的秘书,我只需要他在一 定环境下能够帮我协调好周围的资源。果然,他调动了身边的一切资源,用了一天的时间,给出了我一道半题的答案,他被录用了。

我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讲述他们只是想让同学们明白,当你们离开学校,一定会发现有很多的壁垒在前面,我刚刚所讲的只是壁垒中的万分之一。面对这样的壁 垒,很多人跑掉了——千万不要跑掉,还有很多人说,我对自己有信心,我跟这些壁垒去对撞——这样的人比跑掉的人更愚蠢,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人与壁垒对 撞,最后能够取的成功,所以一个人面对壁垒,应该想尽一切办法绕过它们,一个人的能力会在绕过这些壁垒时体现出来,而且对你而言是壁垒的,对他人而言同样 也是,若你能绕过,相当于把一大部分竞争对手挡在了身后,那么最终跑在前面的只是那么寥寥几个人。

这世界一点儿也不友好,我却总是心存侥幸,至今做不好一个坏人!

3 条评论

  1. 毕业万岁!
    上学还有一个目的,
    就是在上学期间好好弄清楚,自己毕业后干什么。
    那样,毕业以后就知道去该干什么了。
    如果还没弄明白,那就背上背包,边旅行边思考吧。

    • 卫博生

      是的,说的很对,其实学校里不仅仅是学习,能做的可以有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