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变与不变

记录生活

今儿下午给她打一电话,说了一个最近存在我心里好久的想法,至于为什么最近老在想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虽然脑子在我身上!

 

至于是什么想法呢?不想说的那么直白,但为什么又要写下来,因为确实有些事情我总感觉说出来或者写下来就等于是一种释放,会让自己有一种释然。应该说就是在四月份的时候,慢慢的开始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思考这个问题,在心里做着各种假设,而在此之前,别人,任何人对我做出这种假设,我的反应都只有两种:一种是碍于情面的,直接否认,然后在解释无果后转移话题,另外一种就是直接否认,然后对方如果在试图在我面前想证明出个所以然来,我会变得非常生气。一般来说,这类人多半是我的家人,确实我在家人面前一直都是比较骄横的。至于我为什么会变的生气,在我的心里,璐璐,能站在一个亲人妹妹的位置,是我对她最大的尊敬,也是对她最大的爱护!任何试图将这种亲密感改变的说法或者行为,都是在破坏或是拉低我对她的最真诚的尊敬。

 

璐璐

 

但即使是我自己的思维,自己好像也有点管不住。四月份或者说三月份在接到家人关切的电话之后,好像在自己的心理,就已经开始动摇。我没有给自己找到任何借口来否认自己的YY。再加上年前家人一个不明朗的关心与询问,好像在自己的心理就已经在动摇那个自己已经守卫了近四年的承诺。那个不答应与任何人,但真切的埋在自己心里的承诺。

 

也许真的是电话里讲的那样,是一种依恋。衡水的一年中,那么压抑的时间里,无论是与她的通话次数还是与她的通话时间,都远远的超过我的家人,可能也是在那个时候,自己慢慢的开始有了自己的知己。纵然知道这个词儿并不恰当,但还是不想换用其他多情的词汇。大学里,有人说一个人会寂寞。是嘛,好像是这样的,但我都稀里糊涂的过来啦。虽然这不是原因,反倒是在自己心情不高兴,或者是有了难言之隐的时候,家人变得不那么可靠,那个扣扣上的头像,通讯录里的“LL*^0^*LL”开始扮演着自己的一部分。无论通话里她讲到什么,无论通话里她是否有认真听懂我的意思,都不那么重要,那种熟悉的声音,那些熟悉的口头禅,再配以她独有的那种乱七八糟的逻辑,最后的效果就是,一次通话,足足可以让我高兴一整天,甚至第二天早上醒来都有种想问问舍友昨天晚上有没有说梦话发笑之类的冲动。问题有没有解决?通话之前这是个问题,通话之后,就都变得不那么重要啦!

 

四年啦,习惯啦,纵然我们仍不能全面的相互了解,每次通话都在刻意的报喜不报忧,但知道太多又有何意义呢。

 

还有一种就是:外界的声音在自己的心理形成的那种暗示。应该说,我是做不到那种完全的听不进别人的说法,完全的思维独立的。或者说,我想将今天的这次谈话的动因绝大部分解释为外界声音的影响,特别是最近一次回家,家人直言一句:“也许人家也在等着你的开口”,心里知道这就是一种谬论。但在返校的路上,这句话还是让我纠结了一路。我们之前聊过各种各样的话题。这样的情况,也曾有过假设。答案都是否定的。也许,今天我们也只是在随便换了个话题聊了下而已。没啥!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要打这个电话,要证明些什么吗?好像不是,因为自己总还在装着不在乎的样子,试图去掩饰些什么。要个答案吗?很明显,阿姨已经给啦。现在回头想想当时给璐璐的一些评价,自己还是有点太过于虚伪啦。

 

时间还早,我们还不急于来确定什么?是真的吗?即使确定了又能如何,不过是心理上多了个安慰而已!是真的吗?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又会是一年,一年再一年。有种情感,永远不会变。只是现在开始怀疑,这种情感的外衣会不会变?

 

我认为不变,都是亲情!

 

我让自己稍稍喘口气:“无论变与不变,都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的”。

 

写完自己读来,总感觉有点儿扭捏!

 

这世界一点儿也不友好,我却总是心存侥幸,至今做不好一个坏人!

4 条评论

  1. 帷晾

    好好爱你的星星,我会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 卫博生

      我们各自都生活好好的,就足够啦!

  2. 威客

    不管怎样,亲近的人之间感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3. 匿名用户

    情感的事情很难说清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